一個星期第二次徹夜未眠,連期末考我都沒這樣過。
這樣下去,我會不會爆肝?
我還不想那麼早死,怎麼辦?

在乎。就這樣。
你說我騙你,也許是。
我已經想不出來當時的感覺了。
太多心情,太沉重。

如果你是之前的你,
或許就會改變些什麼吧!
但你不是了,
所以,我該把心情,
調適成跟那年冬天一樣。
創作者介紹
mia

hello mia❤

m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